地方资讯

29岁女子做妇科微创手术身亡 院方称死因系恶性高热 家属发声

发布日期:2021-11-17 18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“我的挚爱,希望天堂无病痛,希望你开开心心”几天来,四川绵阳31岁的李先生一直在朋友圈发布他和29岁妻子胡女士的照片,以悼念去世的妻子。李先生告诉红星新闻,因夫妻俩准备要小孩,做了孕前检查发现有妇科病。11月5日上午,妻子胡女士到绵阳市妇幼保健院做微创手术治疗,却不幸没能下手术台,于当天下午死亡。

  11月9日上午,绵阳市妇幼保健院回复称,胡女士在医院进行全麻下腹腔镜(巧克力囊肿剥除、子宫病损切除、双输卵管插管通液)手术时,突发心律增快、体温快速增高等症状,医院立即组织市级相关专家全力抢救,17时28分,患者抢救无效宣告死亡。对于患者死因,专家初步意见为恶性高热,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家族遗传性骨骼肌异常高代谢肌肉病,与先天基因有关,一般情况下无表现,吸入麻醉剂和肌松药物可能诱发。

  李先生表示,他不认同医院“恶性高热”的说法,希望通过尸检能查明妻子的死因。如果医院有责任,他将依法维护自己的权益。

  目前,医院和家属方已达成协议,将委托司法鉴定机构对死者进行尸检。医院方表示,他们希望通过尸检查明真相,医院如果有责任,决不回避责任,该医院承担的责任决不推卸。

  “我的挚爱,希望天堂无病痛,希望你开开心心”“想你,老婆”从11月6日开始,李先生每天都在朋友圈发夫妻两人的婚纱照等,以此悼念刚刚去世的妻子。

  李先生和妻子胡女士于去年8月登记结婚。他们的家里,目光所及全是妻子的痕迹,门、窗上还贴着喜字,客厅、卧室、床头柜摆放着婚纱照,沙发、椅子上散落着她的衣服,鞋柜里全是她的鞋子,还有包、化妆品、装饰品、金银首饰

  11月9日上午,李先生告诉红星新闻,因为他们准备要小孩,做了孕前检查,发现妻子有巧克力囊肿,于是就到绵阳市妇幼保健院准备手术治疗。

  “老婆身体好,家人齐欢笑!”4日晚10时许,李先生发了一条朋友圈,配了一张医院内的照片。因为5日上午,就是胡女士手术的时间。

  李先生介绍,妻子5日9时50分进的手术室,按照医生的说法,这是一个微创手术,治疗也不复杂,用时一个多小时。当妻子推进手术室后,他就一直在外面等待。然而,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还没有妻子的消息。13时左右,在医院外等待的母亲和岳母找到他,称妻子出现了其他病情。

  “我一直在外面等,不知道为什么医生不直接通知我。”李先生称,当天13时19分,医院下达了第一份病危通知书,医生称胡女士诊断为一种罕见的遗传病“恶性高热”,医院正在抢救,也在从成都调特效药。十多分钟后,医院又下达了第二份病危通知书。14时许,下达了第三份病危通知书。

  焦急的李先生及家人,只能等候和祈祷,但当天17时许,他们收到噩耗:胡女士抢救无效死亡。

  在胡女士死亡通知书上,记载着死亡诊断:爆发性恶性高热、多器官功能衰竭、电解质紊乱、双侧卵巢巧克力囊肿等8个诊断。

  胡女士的去世,给李先生及家人造成了严重打击,他们都难以接受这一事实。9日上午,有网友在绵阳当地论坛发布了这一消息。

  11月5日上午,患者在我院进行全麻下腹腔镜(巧克力囊肿剥除、子宫病损切除118图库开奖结果,双输卵管插管通液)手术时,突发心律增快、体温快速增高等症状,我院立即组织市级相关专家全力抢救,17:28,患者抢救无效宣告死亡。对于死者及家人的不幸遭遇,我们深表遗憾与痛惜!对于患者死因,专家初步意见为恶性高热,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家族遗传性骨骼肌异常高代谢肌肉病,与先天基因有关,一般情况下无表现,吸入麻醉剂和肌松药物可能诱发。医学还有很多局限与未知,我们与您一样急切期盼着司法鉴定机构尽早明确死亡病因。在此期间,如有需要,医院愿竭尽所能为死者家属提供帮助。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,我们也恳请广大网民朋友客观理性看待本事件,不信谣、不传谣,感谢您的理解!

  11月9日下午,绵阳市妇幼保健院宣传科相关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,“恶性高热”是非常罕见的一种遗传病,平时无任何表现,但吸入麻醉剂和肌松药物就可能诱发。

  该负责人介绍,治疗恶性高热有一种名叫“丹曲林钠”的药物可以缓解症状,但绵阳并没有储备这个药物,医院紧急联系了成都多家大型医院,但都没有。不过,他们并没有放弃,通过药品供应商全面寻找,最终在成都找到了5支“丹曲林钠”,“药物在当天晚上9时左右送到绵阳,遗憾的是患者已去世”。

  《中国防治恶性高热专家共识(2020版)》上介绍,恶性高热(MH)是一种以常染色体显性遗传为主要遗传方式的临床综合征,其典型临床表现多发生于应用挥发性吸入,如氟烷、、七氟烷、地氟烷和(或)去极化神经肌肉阻滞药琥珀酰胆碱之后。据文献报道,高强度训练等非药物因素也可诱发MH。

  临床上爆发型MH患者表现为核心体温急剧升高和重度酸中毒,其机制是骨骼肌细胞内Ca2+水平调节的迅速失衡和随之产生的持续性骨骼肌代谢亢进,可进一步发展为横纹肌溶解。

  MH具有罕见、起病急、病情进展迅速、病死率高等特点,在国际上受到高度重视。

  同时,绵阳市妇幼保健院的专家称,通过文献资料记载,全国仅有30多例“恶性高热(MH)”病例。医院给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一篇由西安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卢荣军在2017年所写的文章,里面提到,据国内文献报道,我国MH共有36例,死亡率为71.4%。中国MH紧急救助诊断标准认为,MH早期临床表现为一热一紧,二快二高。即皮肤热、肌肉紧,心率快、钠石灰失效快,体温迅速升高、呼末CO迅速升高。

  对于医院所说恶性高热的死亡原因,李先生并不认同,他希望进行尸检。11月9日上午,李先生正在绵阳联系司法鉴定机构,他希望能查明妻子的死因。他表示,如果医院有责任,他将依法维护自己的权益。不过,当天下午,李先生告诉红星新闻,他在绵阳找了两家机构,但都遭到了拒绝。

  同时,在绵阳市妇幼保健院的网络回复中这样提到:11月5日当晚,我院连夜与家属协商,达成共识,共同委托成都有资质的司法鉴定机构对死者进行尸检,并签订协议。受疫情影响,原协商的司法鉴定机构暂不受理此业务,11月8日,家属提出由绵阳司法鉴定机构对死者进行尸检。目前,我院已尊重家属要求再次签订共同委托司法鉴定机构协议,积极迅速配合家属依法维权。

  绵阳市妇幼保健院宣传科相关负责人表示,他们希望通过尸检查明真相,医院如果有责任,决不回避责任,应该医院承担的责任决不推卸。

  李先生介绍,9日晚7时左右,经过他们与医院沟通,双方再次达成协议,委托成都一家司法鉴定机构进行尸检。